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安静的湖说的博客

黑 夜 的 烟 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就像是风中一面蓝色的旗帜 呼啦啦的响 鼓动着自己的个性与主张。 我有我选择 我有我快乐 我有我自由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【引用】【原】不宜花期  

2011-02-21 17:58:09|  分类: 网上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狐狸与坟地《【原】不宜花期》

     男人对女人的伤害,不一定是他爱上了別人,而是在她有所期待的時候让她失望---张小娴    

     她对生活的要求不高,一日三餐、吃饱穿暖、高兴了就把银行里那几万块钱取出来洒在床上傻乐,乐完了再存回去看它一点点生利息;他对生活的要求也简单,三饱两个倒儿,自在舒适,对人生没诉求,对别人不强求,对自己没要求。两个对生活不怎么较真儿的人,稀里糊涂地就这么凑到了一块儿过日子。 

     第一个三个月,正赶上她病着,腿上的旧伤复发,兼没完没了地感冒高烧。他在诊所里陪着她,削一只苹果递到她手里,倒一杯温水哄着她喝下去,捧着她肿得像馒头一样的膝盖皱着眉“宝贝,可心疼死我了!”他用的心,如同塑料管里的药水,一点一滴地统统流进她的心里。她想着,不用再考验了吧,这就是命中注定了吧~~ 

     第二个三个月,他家住在城西,而她在城北,每隔一天,他骑着电瓶车绕过大半个城市来看她。吃一顿饭,聊天,然后再回去。那一天快到半夜,电瓶车坏在当街,她说,去我家吧,说完低着头走开,他在后面默默跟着,

    “如果吵醒你爸妈怎么办?”

    “我就说是半路上把你捡回来的呗!”

    给他支了一张小钢丝床,铺好被褥,她转身回自己的床;

    他说,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:我睡觉不用枕头的~

    她说,我也想告诉你一个秘密:我睡觉说梦话的~

    那是第一次,他们24小时没有分开过。

    父母发现她开始偷偷摸摸地把自己的东西从娘家往他家捯饬,说带他来看看吧!

    于是,他们认识第六个月的小年,他是在她家过的。饭店包厢里,看他紧张忐忑的窘样,她在心里偷偷地笑。饭后,他醉了,她站在收款台前踌躇,最终还是自己付了帐。回家对父母说的却是他买的单。父母淡出一个微笑---怎么能叫人家买单呢?这孩子,明事理。她望着脚边准女婿给未来岳父母送来的礼物---两瓶塑料包装的红酒,一篮子野鸡蛋,六小盒最普通的干果。后悔不该让他一个人去超市买东西,他这个人,没心没肺,怎么懂得讨老人欢心。

    他们的新家,是他家的老宅子,上上下下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,跟在他身后,她低着头满足地笑---多好啊,我们有家了
!房子很大,却很空;他在卧室跟前任房客交接最后的事宜,她在客厅厨房洗手间来回地打量,哪里应该添点儿什么,心里快乐得几乎爆炸。之后就是装修,他听她的,在洗手间里装了新的马桶、厨房里安了油烟机、换了新窗帘和床单;她听他的,除了一台冰箱,家里什么电器都没买。扛了两桶涂料,他教她如何刷墙,晚上他有演出,出门前千叮万嘱:什么都不许动,乖乖躺到床上休息,今天累坏你了。她送他到门口,关门转身的一霎,泪流满面----终于有家了,这是我们的家,这是我的男人。

那个晚上,她一个人偷偷地把客房刷了一遍,明亮的大灯,射得墙壁雪白,她望着镜子里自己的脸,幸福的绯红。

    日子就这么过起来了,他买了一辆新的小黑马,每天接送她上下班,羡煞她的同事、邻居和她自己。  

    第三个三个月,因为走得近了,彼此身上毛刺儿便一览无余。他的自在散漫,她过分的敏感、感性,经常在家里丁丁当当地击起一次次小小涟漪。他经常断电,莫名的就找不到他,电话不通,QQ不在。他解释说,手机好比唤狗器,一个电话来了,什么心情都没了,平时他只存在三个地方---单位、家、球房,他关注台球与大盘胜过对她。她是第一次对着他哭,细细碎碎地数着他的不是,自己的委屈,那些QQ上暧暧昧昧的网友,暧暧昧昧的语言,那个平安夜,为何他与别人渡过。他只说两个字---信任。她细细地想了又想,他向来不隐瞒什么,一切都可以摊在阳光下,许是自己小性儿,多心。只是某日偷看他聊天记录,那一句“我还有一个备选的呢!”刺瞎了她的目,刺痛了她的心。他与前女友的联系,并不密切,却字字灼目。他说“我爱你,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分开了,这句话我永远都不会说”,眩晕~~

    这一次是歇斯底里,没有理性的思考与分析,她只觉得那些字,一针一针刺得全身都痛,整个人烧得发烫。无法冷静,无法理智。他坐在她对面,一个字一个字地解答,他是一个相当智慧的人,从不解释,更不掩饰,他说,那些东西,你看了就看了,但不能以偏盖全。你去分析那些对话,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,你通篇看下来,其实你可以冷静;是你自己点燃了自己,是你自己把事情想到最糟;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,这无可避免更无需遮掩,但那都是过去,这是你我都需要面对的;两个人相处,有两个先决条件---相类的认知以及对彼此的信任。人不是一句话两句话或者一个事儿两个事儿就能说死的,相处的过程更重要。她无言以对,他说得都对,可是她心里就是不舒服,就是觉得别扭。偷偷地,她把那个QQ拖到了黑名单,没几日,那名字照旧出现在好友栏里,她便再拖黑,名字再出现,如此几次,她放弃了。他的Q长时间在线,“最近联系人”一票人马,却看不到没有任何聊天记录,某天晚上她开玩笑---你换QQ了还是都删干净了?他也笑---先删,不行就换!这个Q都被你翻遍了,不方便。她转过身,落了一枕的泪。她深深地知道,这事儿,追究不得了,无解。然后她做了一个极其孩子气的举动---把自己的QQ密码自动记录在他的电脑上,以示自己对他毫无隐私可言。她是坦荡的,只有一个QQ,网友圈子也简单,除了一些凑一块儿码字看书的博友,再无其它。他看到她的Q,嘴角弯了一个无奈的笑。他们都清楚地知道,这个事儿,必须得叫它过去了。

   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,她骨子里的贤良淑德,他骨子里的孩子气,倒还过得和美。每天晚上给他泡好茶做好饭,定期帮他剪趾甲哄他洗澡,给他的手机充电,帮他整理好第二天的衣服;他哄着她开心,容忍她的小性儿,逼着她早上吃一个蜂蜜水冲鸡蛋,替她熬皮蛋瘦肉粥,在她一团乱麻的工作当中帮她理清思路,反复地告诫她“要养成良好的思维习惯和行为习惯”。

     第四个三个月。他从来没主动提过要她见他父母的事儿,反而是她,实在忍不住了,跟他提了出来。正巧他父母去了日本度假,他说,等他们回来吧,我就带你去。她忐忑地盼着,却盼来了坏消息。她母亲突发脑出血住进医院。那是她人生当中最灰暗的一段,直到现在,她仍不敢回头去望。焦虑、恐惧、不安、纠结、绝望。。。还好他在身边,跑前跑后,忙进忙出。开始她只是知道哭,绝望得无以伦比,他一直在她身边,开导她,鼓励她,给她希望。她用他给的坚强与勇气,撑着。母亲刚刚出院时恢复得并不好,整个人瘫在床上,对面是中风九年的父亲,母亲要求她代表全家跟他谈一次话,告诉他,感谢他这段时间为全家做的一切,但是,目前的情况非常之糟,如果在此时他选择转身离开,全家人都不会责怪他。他只说了四个字---不!离!不!弃!她的泪滚出来,心里只响着一个声音--此生足矣!再无它求!

        她开始在心里,默默地称他做“老公”,这样的称呼在她看来,神圣程度堪比“父母”。母亲住院的那些日子,她奔波在医院和家之间,他搬进她的娘家替他照顾病着的父亲,睡不惯软床,颈椎腰堆都不堪疲累,晚上她忙完了,仍是坚定地要帮她捶肩捏腿。再没有“宝贝,可心疼死我了”这样动人的情话,却一遍遍一次次地叫她知道“别怕,有我在!”

       母亲出院了,她清楚地知道,生活必须要回归到正常的轨道。暑天,大雨,她骑着单车在城市的边边角角,不放过中介公司的每一个宣传广告,她需要一个保姆,父母需要照顾,她需要工作,换得家人更安定的生活。母亲要强,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,再加上对病情的过分乐观估计,赤裸的现实给了她迎头一击。母亲开始变得狂躁不安,开始对身边每一个人发脾气,一周换掉四个保姆已经是家常便饭。她一次次的奔波,一次次的疲累,回到家里一个人坐在那里绝望地落泪,那真的是心身俱疲。他就坐在她身边,告诉她,事情为什么会这样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她听着,点头,释然,然后努力挤一个微笑出来。第二天,一切照旧,依然是疲累,他说,她要面对和接受这种现实,她以后的人生,就是这个样子了。她望着他的脸,张了张嘴,却开不了口。那是她的父母,不是他的,她没有资格提那样的要求。精神鼓励也是鼓励,总强过一个人硬扛。

      6月,母亲的恢复情况越来越好,保姆的问题终于也得以落实,她以为阴霾终于过去,父亲突然却被查出怀疑恶性肿瘤。天崩地裂,精神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。一家人都做了最坏的打算,他一如从前,上班、看盘、去球房,回家,看她拖着一身的疲倦回家,精神鼓励。吉人天相,父亲的病算是虚惊一场,等她安顿好家里的一切,转身,却发现工作已经丢下太久,早已回天无力,于是打包辞职。

      没有工作的日子,他交出了他的工资卡,告诉她密码是他跟前女友的生日,她敏感的神经,瞬间抽搐。这么多年了,为什么不改?他说“太麻烦,想改的话,你去改成我们的生日好了。”她在银行柜台前,点击密码键盘的手,突然之间停住,他们认识一周年的纪念日,他错记成前女友的生日,她的生日,他却忘掉。好吧,改成他自己的生日吧,就这样吧。

     也许,注定。

     第五个三个月,生活变得正常,父母的身体恢复得相当令人满意,她也进入新的公司开始新的工作。看起来,一切都会越来越好,经过这些起起伏伏,她觉得,跟他在一起,就是一生。她踌躇满志地计划将来的人生,倒数着见未来公婆的日子,他跟以前一样,上班下班、去球房、熬夜上网。只是,她越来越忙,每周唯一的休假也是去探望父母,不知不觉间,她发现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电话打过去,永远都是在球房,问他几时回,答案永远都是“一会儿”,凌晨两点,她一个人坐在床边,无法冷静,他回来,疲于解释;她反思,许是自己忙昏了头,坚持着不把工作带回家,七点钟准时做好了晚饭泡好茶坐在客厅等他。15天,她只跟他吃过几次晚餐,第二天早上他还没醒,她就要赶去公司。15天,他们几乎没有一次完整的对话。她决定要跟他谈谈,告诉他自己的感受,他坐在窗边的一块阳光里,低头、无声。任她如何,他仍是不作声。无功而返,与他的谈话,永远是无功而返,她对自己说,情商没有人家高,自己永远说不过他。

    11月,云南,她出差,连续三天一条他的信息都没有。夜里,她穿着睡衣溜出房间,给他信息,良久,没有回音,心急如焚,电话打过去,半天才接,问他为什么不回信息,他在那边诺诺:我们分手吧!我想了很久了!她捧着电话呆在那里,11月的云南,风彻骨,她穿着单薄的睡衣,蜷缩在寒风里,在酒店的台阶上哭了一夜。第二天,有她的主题课程,全国性的大型会议,耽误不得,她坚持着,化了妆,穿了漂亮的衣裳,进会场。晚上,同事发现蹲在卫生间墙角哭花了妆的她,抬起泪眼---我好想回济南~~~

      丽江,高原反应,不吃不喝,头晕、呕吐,折磨得她整宿整宿地无法入睡,她拿出手机,给他信息---“丽江的美,荡涤心灵,以为不能,却坚定地爬到了海拔3889,我在丽江最纯净的阳光里,变得勇敢”,没有回音,每一条信息,都石沉大海。她不绝望---在一起,是两个人说了算;分开,更没理由是一个人来决定。她要回去,回去,一定就会有转机。

     七天八夜,她熬下来的。

      从青岛转机,告诉他航班号,他回说“有演出,没法接你”。她拖着四只大皮箱,从机场回来,又一个人扛上五楼。晚上,他回来,告诉她,分手,已是事实,无可更改,给她的选择有两个,马上分手或渐行渐远。她哭着“我们可不可以不分开?!”他无声;问他原因,他说“我说不出口”。

       质问、纠结、彼此折磨、痛哭、撕心裂肺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 坐立难安,无法平静,睡不着吃不下,心里想着的是父母怎么办?!怎么跟他们交待?他们一定会以为是他们拖累了自己。一个脑血栓,一个脑出血,最忌着急上火,怎么办?怎么办?怎么办?!

      为什么会分手?感情?个性不合?第三者?钱?病?猜不透,猜不到,所有电视剧的情节都想到了,还是猜不透。

      她决定找他谈最后一次,他说,还记得你妈病的时候你跟我的谈话吗?如果我离开,你们都不会埋怨我的。

      他说,我们都是成年人,成年人只需要对自己负责,不需要对别人负责。

      他说,你父母只是想让你有个好归宿,这一切凭什么都要扣在我头上?!

      他说,难道我连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的权利都没有吗?!

      他说,我们才认识一年半,谁离了谁也不是活不了。

      他说,我最爱的女人,是前女友。

      他说,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 痛苦、愤怒、抓狂、被欺骗、被侮辱、她跑进卫生间干呕,却吐不出什么。无法平静,无法冷静,她做出了人生当中最疯狂的举动,他躲开她要打他耳光的手,在她胸前推了一把-----你发什么疯?!你真叫我恶心!

     她全身的寒毛都在颤抖,心慌得几乎从腔子里跳出来,努力扶住桌角,拼命做了十几个深呼吸,才没叫自己昏过去。

     余下的日子,几乎是暗无天日,她吃不下睡不着,头发一把一把地掉,酗酒、很凶地抽烟,然后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 爱情,果然经不得一丝丝考验~~~    

  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”她静静地在QQ签名上打下这样一行字,她无比清楚地知道,一切,都结束了;一切,才刚刚开始。

 

    本文系原创,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谢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